10个层面看清建筑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日期: 2018年04月25日 | 阅读:

贝聿铭在博物馆设计探究

10个层面看清建筑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_1

卢浮宫金字塔常常被认为是贝律铭先生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因为它是一个清楚表达了文化的代表建筑,但是贝聿铭先生早期的博物馆常常被归为有着黑暗阴影的粗野主义(Brutalism)作品。一个接一个的项目让这位华裔美国大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复杂且开放的建筑语言。贝聿铭先生有一套整体的设计体系去欢迎博物馆的游客,其中包括了最大限度地在白天利用自然光照,并且在夜晚使用曼妙的人工光照系统,这一特点也成为了他设计体系中最强有力的代表。


大多数对于卢浮宫的评价都在称赞这个明亮的金字塔在地上看到的部分的成就,但是真正的设计挑战则大多是在地下:如何给予参观者一个设计成功的地下展览空间。后来,贝聿铭先生将其建筑语言运用到了其他博物馆项目,在那些项目中,光永远是定义博物馆体验的关键点。在有一年的庆祝活动中,由哈佛大学设计系研究生院举办的“重思贝律铭:百年诞辰研讨会(Rethinking Pei: A Centenary Symposium)”中,他们讨论了贝聿铭先生如何在博物馆中利用光以此让其成为重要的文化象征。

10个层面看清建筑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_2

光将粗野主义方块融合在了一起(Brutalist Boxes Brought Together in Light)

这张贝聿铭先生的博物馆的照片很生动地展现了他的想象如何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发展:从利用方形体块中制造强烈的阴影,到用充满光的空间创造出复杂的光泽反射。这一点并不只是限制在外部立面,但是也同样在内部入口区域中体验到。他的伊弗森美术馆(Everson Musuem)(雪城,1968)则早就预知了这一场围绕博物馆建筑展开的讨论,博物馆作为一个巨大的雕塑,打破了人们对博物馆经典造型的想象,这也成为了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在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的原型。


10个层面看清建筑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_3

在雪城,悬臂方块利用强烈阴影将建筑从地面分离。贝聿铭先生十分喜爱早期的立体派(cubist)艺术家的雕塑,以及如何利用光去感受雕塑的形态。在与作家Gero von Boehm的对话中,贝聿铭先生说:“如果没有光,建筑的形状和空间就会变得静态。我更愿意把光放在我设计建筑的优先”。方块与方块之间的空隙让自然光照可以进入艾弗森博物馆位于中心的入口。厚重的网格板(waffle-slab)由荔枝面(bush-hammered)混凝土制成,坐落在中庭上,制造了一种暗淡的气氛。许多优雅的细节也被包含在了严肃的混凝土设计:中央有一体的旋转楼梯,在卢浮宫中也有一样优雅的楼梯。


10个层面看清建筑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_4

拒绝博物馆审美疲劳:没有窗户的方块和自然光(Against Museum Fatigue: Windowless Boxes Encounter Daylight )

对比起横向的艾弗森博物馆,康奈尔大学校园有坡度的地形则让贝律铭先生决定设计一个纵向的混凝土博物馆。赫伯特·F·约翰森艺术博物馆( Herbert F. Johnson Museum of Art)(伊萨卡,1973)则有着聚集在一起的体块,和更进一步的窗户设计。比起艾弗森博物馆,这一塔楼包含了更长远的视野,并且让阳光在各个方向涌入了户外雕塑庭院。贝聿铭先生着重注意了这一点,以此避免了由单调的展示空间排列所带来的博物馆的审美疲劳。他利用有着自然光照的空间,让其成为休息处,以此丰富了在各种无窗艺术画廊之间的动线,也激活了博物馆的空间体验。但是,这个博物馆设计则要求参观者穿过有着强烈阴影的方块下方走到入口,才能看到被照亮的艺术作品,这一对比手法也在贝律铭先生的艾弗森博物馆中体现到了。

10个层面看清建筑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_5

引用光和金字塔

国家美术馆东翼( East Building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华盛顿,1978)的设计则一线了贝聿铭先生博物馆设计语言的重要转折。这